栏目导航

新房装修

交完首期费用后 新房装修烂尾了

更新时间: 2021-10-02

  文、图/记者 何利 实习生 程玉茹报道:新房以全包的方式承包给装修公司进行装修,支付首期装修费用后,房屋装修工作却迟迟没有进展。如今距离签订合同的日期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房屋不仅没有装修好,还长期堆着装修公司的各种杂物。无奈之下,房主将装修公司告上法庭。

  购买新房,对每个人来说都可谓一件喜事。然而市民邓先生购房的喜悦尚未持续多久,便在装修过程中遭遇一串烦心事。

  今年63岁的邓先生,2017年在北京路锦绣翰林小区给孩子购买了一套117平方米的新房。2018年,邓先生开始张罗着装修新房。几经比较之后,他最终选择了一家名为“达天”的装修公司,并于2018年5月3日与该装修公司负责人之一的邵某签订了房屋装修合同。合同约定:邓先生以全包的形式发包给邵某装修,装修款共计 4.5万元,分2 次支付。第一次首付 3 万元,第二次在“木工收口,油漆工进场前”支付尾款 1.5万元。工期 90 天,开工日期为 2018年5月8日,竣工日期为 2018年 8月8日。

  实际上,在这份装修合同的背后,双方还签订了一份房屋租赁协议。协议约定,在房屋装修完工后,邓先生将房屋租给邵某使用。租赁协议显示,自 2018 年 8月8日起邓先生将房屋租给邵某使用。租期从 2018年 8月8日至 2021年8月8日。租金提前每半年一付,第一年月租金 2500元,第二、第三年月租金优惠至 2000元。租金如没有按时支付,甲方收取日租金3倍的滞纳金。

  “签完装修合同,我就按要求支付了首期3万元装修款。此外,装修价格便宜的前提,是我们约定后期租房的时候给他们优惠。”邓先生介绍。记者发现,双方签订的租房协议上,这一点也有所体现,第一年租金每月2500元,第二、三年每月租金优惠至2000元。

  因为装修合同中未包含封阳台、铺装地暖等环节,邓先生便请人完成了相关的工序,然后等候达天装修公司开工。“经过好几次催促,一直到合同签完过了一个多月,装修工程总算开工了,但没几天又停了。只完成了水电走线、卫生间瓷砖的铺贴,其他的啥都没搞。”邓先生说,截至目前,由达天装饰公司完成的装修工程大约只有6000元钱的量。

  装修公司并未严格履行装修合同及房屋租赁协议,因为在装修开始施工没多久,便有装修公司的工人住进了邓先生尚未装修完的房子里。再后来,装修公司又停工了,而且这一次是永久性的停工,因为这家名为达天的装修公司于2019年进行了注销。

  即便如此,邓先生这套装修烂尾的房屋,还被这家已经注销的装修公司占据着。在邓先生的房子里,一间卧室的地板上放着一张破旧的床垫,另一个房间里放着一张简易折叠床,阳台上还放着一台破破烂烂的落地扇,客厅里放着一张已经辨不出颜色的沙发。这些显然是之前装修公司工人居住时留下的物件。除此之外,这套房屋还被装修公司堆放了一些零散的装修材料。

  “虽然他们人现在没在这里住,房门我也能打开,但里面的东西我也不敢私自处理,免得日后有更多的纠纷,所以只能任凭他们就这么霸占着我的房子。”邓先生说。这套房子的入户门上方,至今还挂着一个红色的大牌子,上面写着“达天装饰五堰设计工作室”的字样。

  装修无望,协商无果,无奈之下,邓先生选择走法律程序。2019年11月,邓先生将达天装饰公司及相关的负责人邵某、左某一并告上了法庭。同年11月6日,茅箭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邓先生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房屋装修合同》《租房协议》;请求判令被告方(邵某)退还未完工的房屋装修费2.4 万元,并赔偿因拖延不装房给邓先生造成的各种损失2万元;请求判令被告方支付所欠的一年(2018年8月8日-2019年8月8日)的房租费及滞纳金、物业费、物业罚金、水电费共计 7.86 万元,并判决被告再交清2019年8月8日至退还房屋前的房租费、物业费后,搬走其存放在邓先生房屋内的货物,将房屋退还。

  案件开审当天,邓先生及邵某出庭,作为被告之一的达天装饰公司另外一位负责人左某经法院传唤未到庭。庭审现场,邵某在自我辩护环节表示,房屋未装修完毕是因为邓先生没有支付完工程款。“合同总价6.4万元,邓先生只支付了3万,木工结束后邓先生应支付1.5万元,但他没有交,于是就停工了。”邵某称,“其间我方工人在屋里住了三四天。房子没有装修完毕,租赁合同是无效的,本人不应支付邓先生相关费用。”

  关于此案,茅箭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邵某以达天装饰的名义与邓先生签订《达天装饰室内装修工程合同》承包案涉房屋装修装饰工程,无相应的装饰装修工程施工资质,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双方所签合同无效。故该合同已无需解除。达天装饰经营部系邵某、左某合伙登记设立的个体工商户,注册的经营者与实际经营者不一致的,应承担连带责任。达天装饰经营部被注销后,相应的法律责任亦应由其经营者承担。故左某应对邵某因履行该《达天装饰室内装修工程合同》而产生的民事责任承担连带责任。邵某因该装饰装修合同的履行自邓先生处取得了 3 万元工程款,已进行了相应的装饰装修施工,其投入的原材料及人力已物化为对案涉房屋的装饰装修之中,双方所签装饰装修合同无效,双方因该履行合同而取得的财物应当相互返还。现双方并未进行结算,邓先生要求邵某返还 2.4 万元工程款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法院认为,邓先生与邵某所签订的《租房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该《租房协议》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故邓先生要求左某承担因履行该合同而产生的民事责任缺乏依据。根据邓先生的诉讼请求,截至 2020年6月8日,邵某应支付邓先生租金合计50000元。邵某逾期支付租金应承担违约责任。鉴于案涉房屋尚未实际装修完工,要求邵某按《租房协议》约定承担日租金 3 倍的违约金明显不公平,法院酌情确定由邵某按年利率 7%承担违约金。邵某未按期支付租金,拖延履行主合同义务,邓先生可要求解除与邵某所签订的《租房协议》。关于邓先生的其他诉讼请求缺乏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最终,茅箭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解除邓先生与邵某之间的租房协议;判令邵某支付邓先生租金50000元,并按年息7%承担违约金(滞纳金);驳回邓先生对左某的诉讼请求及其他诉求。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邓先生表示不服,已经向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目前,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此案。